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rd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我喜歡一個人在山野裡毫無目的地行走,我習慣在毫無目的地行走中遐想,我不由自主地將自己的所想記下來,我給這些記下來的文字取了一個名字——《孤獨行走》。 我說自己孤獨,不是自傲地認為自己的思想就豐富得無人理解無處交流,而是真真地感覺到自己確實是這個社會的一個邊緣人,不要說對這個社會主流的走近,就連瞭解也無從談起。我的行走有時覺著是一種追尋,有時又覺得是一種逃避。我追尋著,覺得自己的追尋越來越遠;我逃避著,覺著自己越來越無處可逃,於是我只能是木木的毫無目的地繼續自己的行走。如果說在這個世界中“孤獨和喧囂都難以忍受”的話,我寧願選擇孤獨。 有人說,人如果在十四歲時不是理想主義者,他注定庸俗得可怕;如果在四十歲時仍然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就未免有些幼稚了。其實在上一本集子《永遠的印記》出版後我就告訴自己:你的寫作應該停止了。因為我清楚,自己的文字和思想一樣幼稚。可是後來的事實證明,人有時候是自己管不住自己的,這大概就是那“本性難移”,因為行走和寫作已經成了我生活的一種形態、成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行走和寫作,看似一動一靜,但它的本質是一致的,行走是行為上的一種逃避和追尋,寫作是思想上的爭辯和追問,只要生活不止,我的行走和寫作一樣也不會停止,無論走得遠與近、寫得好與壞。 有朋友對我說,一個人在這個社會中生活要達到自己的目的首先必須學會說話,你基本屬於不會說話的人。我知道在習慣的環境中我基本失語,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已基本習慣了這種狀態,好在有了寫作這失語也並不顯寂寞,這就使我的孤獨和孤單之間有了一條淙淙流淌的小河。 無須贅言,我的孤獨不是那種要承擔天降大任於斯人之前的那種修煉似的大孤獨,也不是那種因為思想的獨特而找不到交流的超強卓絕的孤獨,我的孤獨只是普通人的小孤獨,是一種盡可能堅守自我的一種姿態,是一種生活的習性。 人一孤獨生活就簡單,簡單就輕鬆,輕鬆就更容易理解別人、更容易從大自然中的那些無窮無盡的美中享受欣賞的愉悅。孤獨的人思想是自由的,更容易去思考,去思考自己頭頂的那些誰也不能代替的擔當,比如撫養教育子女,比如孝敬父母。孤獨更利於自己和自己對話,更利於平心靜氣地思考:我是誰,我要到哪裡去? 我想許多人的心中都有類似於我的這種小孤獨,所以便決定了這本書的誕生。在這本書的出版過程中,得到了許多老師、朋友、親人的支持鼓勵和關心,紅孩老師撰寫了序言、白世錦先生題寫了書名、厚夫先生做了精到的點評、成路和楊建先生為版式設計幾易其稿、惠雁女士進行了多次校對,在這裡特表示我最誠摯的感謝。有位偉人說過:完全真正的內心平和和感覺寧靜——這是在這塵世間僅次於健康的至高無上的恩物——也只有在一個人孤身獨處的時候才可覓到;而要長期保持這一心境,則只有深居簡出才行。我願我的老師、朋友和親人都能享受到這至高無上的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