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靜夜裡,又只剩下月和我相對。不想說什麼,該說的早已說完,無論是開心快樂,還是鬱悶愁苦,都已經在廝守的長夜裡訴盡,剩下的就只有這無邊無際的靜。 或許有點風,會使這“靜”生動一些,風移樹影,月光班駁,參差怪異的圖案會朦朧了柔和的眼神,但也顯得越發寂寥。遠近的燈全都熄滅了,如水的清輝靜靜流瀉在窗前,一股柔情也如水般侵襲我心的海岸:過去現在、故人舊事、輕愁淡恨,萬千心思,無可奈何,無法開交。零點的鐘擺揉搓著我毫無章法的思緒,突然想出去走走,想靠在一個人的肩頭,在月光下緩緩而行。我會閉上眼睛,不看,不想,亦不語,任憑他將這不安分的靈魂帶向何處。 風清星稀,滿月在天,難怪古人稱之“望”日,一年中最適合發幽思之情的時刻。遙望深邃的夜空,遙望孤獨的冷月,身靜而心亂,猶如深井裡泛動的漣漪。不怕人笑我多情、笑我癡迷,每次望月我都會產生一種不能自抑的情愫,不是“情人怨遙夜”的相思之苦,不是“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的離情別恨,也不是“小窗如晝,情共香俱透”的溫婉之憶,更不是“三更月,中庭恰照梨花雪”的淒清,別問心中到底藏有何種味素,難以言明、卻又糾纏不清的情愫誰人不曾有過? 記得去年中秋夜,也是一個人守在窗邊的電腦旁,看看窗外的月,輕輕敲動鍵盤,燈是關著的,銀色的月光從花窗斜照進來,一首《月下吟》自然而然同月光一道流瀉在屏上:八月十五良宵夜,好風不叫雲纏綿。天上一輪才捧出,人間萬眾抬望眼。銀光瑩瑩何皎潔,寒氣凜凜玉生煙。娟娟仙魂奪魄去,離離別情付難眠。自是無意常團欒,卻惹癡人長吁嗟。寂寂寥寥南窗邊,蕭蕭索索流水前。無奈相思太慇勤,伴月直到凝眸間。心底疑問誰知曉,空有柔情對明月。……那夜,那情,那景,那惶恐不安的心境,那欲罷不能的情思,深深烙刻在我幽禁的靈魂上,在情緒蕭索的深夜,就偷偷出來糾纏我迷茫的心……往事依稀渾似夢,都隨月光到心頭! 起風了,雲伴風生,把一輪明月隔在了我看不到的那個世界,懸空的目光裡除了黑暗還是黑暗,百無聊賴中寫下這些百無聊賴的文字,以志今年和去年的中秋。